<rt id="s4ysw"></rt>
<rt id="s4ysw"><optgroup id="s4ysw"></optgroup></rt>
<rt id="s4ysw"><center id="s4ysw"></center></rt>
<acronym id="s4ysw"><small id="s4ysw"></small></acronym><sup id="s4ysw"></sup>

行業資訊 /

關于仙桃市農村養老現狀的思考與對策

發布日期:2015-04-01 14:06

       隨著社會經濟不斷增長,在構建現代民政養老體系中,加快養老服務業的發展是重中之重。我市人口老齡化形勢嚴峻,面臨家庭養老功能逐漸弱化,養老機構供給嚴重不足。加快發展現代養老服務業,是加快推進傳統民政向現代民政轉型升級的重要體現,是深化民政體制機制改革,引進社會資源和市場手段的重要途徑。
       一、農村老年人口基本情況
       我市是湖北省人口老齡化發展較快地區之一。位于湖北省中部,漢江與東荊河之間,江漢平原腹地,總面積2538平方千米。截止2014年底,在冊總戶437625戶, 156萬余人。全市轄3個街道、1個工業園區、1個風景區、2個原種場、15個鎮,共22個鎮(街道、場、園、風景區)。共有63個居委會、679個村委會。其中農業人口114.4萬余人;城鎮人口41.8萬余人。60周歲以上老年人口31.32萬余人,占總人口的20.08%,這其中65歲以上農村老年人15.6萬余人,占老年人口總數的49.81%以上;約73.5%的60歲以上老年人生活在農村。我市每年人口老化以3%的速度持續增長,預計2020年,老年人口將占全市總人口的25%以上,仙桃將步入“人口負債期”,隨著社會贍養系數急劇升高,老年人口比例增加,不久我市將進入重度老齡化時期。
       二、農村老年人現行養老模式
       農村老人養老基礎主要是“土地化生存”,這也是制約農村老年人養老的“瓶頸”。當前我市廣大農村繼續延續著以傳統家庭養老模式。在傳統的小農經濟條件下,土地是農民最重要和最主要的謀生手段,是農村家庭生活的重要經濟來源,在以家庭為社會生產單位的情況下,父輩們靠土地培育后代,生產生活;子輩們靠繼承土地和耕作勞動收入來維持生活,贍養老人。
       面對城鎮化發展加快和農村青壯年人口大量流入城鎮的現狀,以往傳統養老格局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資源危機,如何解決農村老年人的養老問題已經成為農村老齡工作的重點,社會關注的焦點。長期以傳統家庭養老的廣大農村老年人面臨著既“失地”又“失親”的危機,“留守”老人、“失地”老人越來越多,老年人的首位需求是生活照料,其次是醫療康復,最后是心理撫慰,由于沒有固定的經濟來源,許多農村老年人養老、醫療、服務均難得到有效保障。
       三、農村老年人生活現狀和問題
       1)生活水平偏低。我市農村農村老年人多居住在矮小房屋(老居處),陰暗、潮濕,與兒孫們居住新宅、正房形成了鮮明對比,隔代間的貧富差別在農村比比皆是。隨著生活條件的不斷改善,農村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斷提高。但由于這一代農村老年人都挨過餓、過過窮日子,只求飽,不求好,更談不上均衡營養。老年人可以跟子女共同居住的,生活上更沒有特別要求;單獨居住的老人、空巢老人在生活上更是湊合,有的一天兩頓飯燒一次火,能省則省,老人碗中少油缺肉的境況相應存在。經調查了解到,農村80%以上的老年人依靠種養殖、外出務工等勞動收入實現自養;不到10%依靠工資、補貼和政府養老,15%以上依靠子女供養,靠子女供給的絕大多數只能保證其基本生活需求。
       2)養老設施匱乏。農村老年人口多,養老設施欠缺。大部分老年人生活在農村,由于耕地的減少、體力下降、子女外出務工等各種因素,傳統的依靠土地和子女養老模式減退。農村養老機構只有“五保老人”集中供養的福利院,均有制度不嚴謹、工作人員不齊、經費保障不足等因素制約,難以發揮村居家養老服務站的依托功能。
       3)缺乏精神藉慰。當前農村養老產生很大誤區,很多子女均認為平常老人有吃、平時給點“零花錢”就盡到了孝道。老年人晚年生活的保障,錢固然重要,但精神慰藉對老年人來說也至關重要。當前,大量農村勞動力向城鎮轉移帶來了農村老年人與子女在生活上的時空分離和地理間隔,長期以往,父母與子女的感情紐帶變得松弛、精神慰藉變得十分脆弱,由此帶來的是子女孝道的下降,老年人精神慰藉的需求得不到滿足。多數農村老人在兒女成家后就跟老伴相依為命,在老伴去世后就孤獨一身了,非常的寂寞、孤獨無助。兒女在家的,還能經常前去看望;兒女外出務工的,一年半載見不到一面,何談精神慰藉。同時,由于計生帶來的家庭小型化(普遍家庭形成2人養4老格局)和空巢化,特別是高齡老人、空巢老人、獨居老人、失獨老人普遍處于寂寞、孤獨的精神狀態。
       4)醫療費用過重。缺乏醫療、照料服務等基本社會保障,“因病致貧”、“因病返貧”問題較為嚴重。老年人是各類疾病多發的群體,且不少老年人有老年性疾病、慢性病,很多每天都要吃藥或打針,對經濟條件并不富裕的家庭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消費,一旦老人再生病,就一籌莫展,根本去不了大型醫院及時救治;很多農村老年人生病很少到醫院診治,平時能挨過去的小毛病就在家休息幾天,難以抗拒的急病就到村衛生室抓點藥、打打了事,遇著重大病就索性放棄治療。
       5)思想負擔增大。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中青年大規模向城市流動,農村養老人力資源大量流失,大多數老年人一生拼勁全力只是為了子女體面成家,從不為自己日后生活、病情等方面考慮;等子女成家后,還要繼續為其孫子攢積蓄,直到不能動了就把自己交給了兒子;留守老人舍不得丟去那幾畝“薄地”,不顧身體狀況和年齡的大小,只要能動,依舊步履蹣跚看門種田帶孫子。另很多老年人家有幾子女,但只能跟著家境最差的子女生活,隨著生活壓力增大,農村流行一句話,老年人最好的兒子是“三子”(繩子、水子、藥子)。這雖然不是所有農村老年人的生活寫照,卻是農村老人的一個縮影。
       四、農村老年人養老對策
       一是強化政府主導,培育養老服務市場。統籌養老服務業發展規劃,逐步開放養老服務市場。完善養老服務設施規劃,分級規劃設置養老服務設施。注重發揮市場配置資源作用,形成市場導向、布局合理、供給平衡管理規范、健康有序的養老服務業發展格局,構建投資多元化、運作市場化、對象公眾化、內容多樣化、隊伍專業化、監管規范化的養老服務體系。同時,加強養老服務機構登記審批、監督評估、規范管理,嚴格按照福利性、非營利性和營利性養老機構不同類型,制定相關規定和評估體系。
       二是突出社會力量,整合養老服務資源。鼓勵社會資本參與養老服務,通過公建民營、民辦公助、項目委托、購買服務和以獎代補等形式,提高養老服務專業化管理和市場化運作。加大對民辦養老服務機構的扶持力度,明確養老機構建設供地方式和指標,破解養老服務機構建設的瓶頸問題大力支持社會力量興辦社區為老服務機構,同等享受養老床位運營補貼,享受稅收、水、電、氣、供暖等優惠政策。同時,發展志愿服務“時間銀行”,調動機關部門、企事業單位、社會組織及個人等多種服務資源參與養老服務。鼓勵發展家庭老年護理服務,探索研究將家庭成員照顧低收入失能老年人納入養老公益性崗位。
       三是尊重市場規律,堅持市場帶動發展。建立聯席會議制度,定期會商養老服務業發展情況。明確專業分工,形成行業優勢。尊重市場規律,發揮市場的價格調節作用,擴大經營規模,增加供給。鼓勵社會資金設立養老服務基金,重點扶持發展老年生活用品、康復護理產品、文教科技、宜居住宅環境、休閑旅游和金融保險等六大行業,形成養老服務業領域的知名品牌。強化民政部門牽頭履行業務監管職能,加強宏觀引導、行業規范、規劃編制、業務指導、信息發布和監督管理,制定養老服務標準和評估考核機制
       四是完善基礎制度,建立養老服務體系。發展老年服務專業教育,在高等院校和中等職業學校增設養老服務相關專業和課程,開辟培訓基地。推行從業人員職業資格認證和持證上崗制度,建立養老服務從業人員工資待遇與專業技能等級、從業年限掛鉤制度。支持養老服務教育培訓、研究交流、咨詢評估和第三方認證等服務。支持是社會福利協會、市專業照料學會開展養老服務行業標準制定、服務質量評估、服務行業監督,逐步探索建立養老服務質量評價體系。同時,完善養老服務事業經費增長機制,增加福利彩票、體育彩票公益金投入份額。
(仙桃市社會救助局 黃剛?。?/span>